• 庆安县火车站发生的枪案,正愈演愈烈。更因为一段现场视频的曝光,当初警方定下的“一名男子火车站抛摔幼童抢夺枪支被铁路民警开枪击毙”的调门,很难安放平稳了。舆论发起了一波波质疑。

    这么一起人命关天的案件,很难被归纳为一个非黑即白的“短句”——徐纯合因袭警被击毙。它有太多的疑点、线索,就这样密密麻麻摆在公众面前,看得人心里痒痒的。

    首先,因何发生的冲突?是不是违法“截访”?

    当天,死者徐纯合带着自己80多岁的老母,以及三个幼小孩子到庆安车站,准备前往大连金州,但“车站安检人员认出了这对多次上访的母子,因担心其上访而不让他们上车”,之后徐纯合才做出堵住出入口,不让旅客上车的事,之后矛盾才升级的。中国铁路总公司下面的一个工作人员,凭什么不让正常买票的旅客上车,凭什么“截访”?“截访”本身就是违法的。这个问题有媒体问过了。

    其次,为什么要由家属、个别媒体看了现场录像之后,费心费力地“转述”事发经过?为什么不能直接公布现场视频?

    对于案发的具体经过,先是由哈尔滨铁路公安局说了一遍——“抛摔幼童抢夺枪支”;之后,某媒体记者“看到了当时的监控录像,在警方人员的介绍下,还原了当时现场的情况”;再是,死者的几名家属,以及村书记、村会计等人,被警方安排看了由三个摄像头拍摄内容剪拼而来的视频。按律师的说法,最诡异的地方在于,亲属在描述枪击过程的时候,“语言流利,明显有被培训过的痕迹”。

    现场是火车站,不是没有监控视频,在一个镜头时代里,政府部门——特别是在警察将一人击毙的情况下——要承担“更大的举证责任”,而不是“吃力不讨好”的由某媒体对监控视频搞“看图说话”。

    在官方始终不肯公示视频的同时,一则现场的手机视频却传遍了网络。视频中,徐纯合并没有像“袭警”这个词所脑补出来的那么穷凶极恶,似乎是警察用橡胶长警棍在击打徐纯合,徐只是躲闪,之后拉住了警棍,隐约能听到徐在理论——“警察为啥打我的头?”所以,公布枪案现场视频,才是释疑的最好方法。

    这是5月7日光明网评论员文章的核心问题。即使根据警方单方来源的描述,徐“曾用矿泉水瓶攻击民警”,“扔女儿”,在与执法警察厮打“过程中就给民警一拳……一棍打在民警后背上,另一棍打在持枪手背上”,是否足以“匹配”射向胸口的致命一枪?有没有依法先鸣枪示警?是不是可以先击中徐的大腿,让其失去反抗能力?

    有媒体在问:究竟有无安检“截访”?还有媒体呼吁公布枪案现场视频;光明网质疑暴力程度是否足以“匹配”致命一枪?律师在问:既然是袭警击毙,为什么还要给“补偿”。网友在问:当地有没有强令删除现场的手机视频?莫名其妙地去慰问开枪警察的庆安县副县长董国生,有没有学历造假,妻子在政府部门吃空饷?

    问得已经太多了,但回答呢?在最初的定调门之后,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就“失声”了。因为哈尔滨铁路公安局不吭声,连累了“堂兄弟”——哈尔滨市公安局躺枪,其不得不在官方微博澄清:庆安火车站,不在我的辖区里啊!

    人命关天的事,明明有视频,却不公布,只让个别媒体来“看图说话”,大家能心服口服吗?对于庆安枪案,这几天里,媒体、网民问了这么多“拳拳到肉”的问题,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倒是出来走两步啊!


    相关文章:

  • 发表评论:

    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